虽然新冠肺炎在美国仍然肆虐,但辛辛那提大师赛还是冒着极大的风险开赛了。并且根据美国网协此前推出的防疫措施,哪怕有球员在比赛中感染新冠肺炎,比赛也不会被停止。对于这一点我虽然不赞同,但也能理解,毕竟假如比赛办到一半出现球员感染新冠肺炎,这时候终止比赛无疑将使得此前的所有努力白费,造成的损失无法估量。此外美国网协还和球员签订了免责协议并且制定了比赛期间的隔离准则,以确保比赛能顺利进行。

但天有不测风云,哪怕防疫措施再严格,意外还是发生了。在今年的辛辛那提大师赛期间,佩拉和德里恩被迫退赛。但他们二人的新冠肺炎检测结果却为阴性,真正导致他们退赛的是他们的体能师新冠肺炎检测为阳性。

球员工会中的球员们对此感到不满,他们认为按照之前的规定,佩拉和德里恩并没有和新冠肺炎检测为阳性的体能师住在一间房子里,因此两人不应该被强制退赛。

很多球员都站出来为佩拉和德里恩发声,他们认为这不符合既定的规则。梅德韦杰夫表示他身边所有的球员都认为这是不合理的,并且质疑假如这种现象发生在美网应该怎么处理。沙波瓦洛夫同样为他们发声,并号召球员们都站出来保护自己的权利。施瓦茨曼的说法则更直接,他说到:“百分之百的球员都不赞成他们被退赛。关于今年比赛期间的防疫规则,我们和美国网协沟通过很多次,但他们当着我们球员的面睁眼说瞎话。”

身为一个局外人和利益不相关者,我们是能很轻易理解美国网协的做法的。毕竟球员和体能师有着十分密切的接触,而且新冠肺炎有一段时间的潜伏期,你很难保证两名球员不是处于病毒潜伏期的潜在病原体。所以想要追求*的安全,将两名球员退赛是更好的选择。

但这是因为我们置身事外,才能说出这么“理中客”的言论。身为球员,跑了大半个地球来到美国参赛,自己的新冠肺炎检测明明是阴性却不能参加比赛,这是一件多么憋屈的事情。并且一些低排名球员还等着比赛奖金养家糊口呢,突然被退赛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所以球员们为佩拉和德里恩发声也是很正常的,我们没有必要站在道德高地谴责他们。毕竟鞭子没有落到自己身上,自己是不会知道痛的。

但美网将两名球员退赛的做法同样是为了安全考虑,这并没有错。所以目前唯一能做的是出台相关的政策,保护那些被退赛球员的利益。并且采取更严格的防范措施,避免病毒的扩散。(来源:网球之家作者:罗寻欢)